代国那些年 第二零二章 比武“招亲”

来源:    作者:笔名    2020-04-04

代国那些年 第二零二章 比武“招亲”

变故突生,谁也没想到韩枫手中的剑竟然对向了离娿。黑子在旁一愣,忙叫了起来:“妈呀!我的药,我的药!”

韩枫依旧平平地端着剑对着离娿,对黑子的叫唤不理不睬。普贡长老等人也都团团围了上来,却怕离得太近反而逼着这“疯子”伤了美人。

普贡长老终究是见过世面的人,瞧着韩枫的样子不像开玩笑,便吸了口气,道:“你……你说的话她当真听?”

离娿忙道:“听,听!我……我敢不听吗?”

普贡长老听了这话,皱起眉头盯上了韩枫。之前他用音功试过几个人的底子,而这男子是唯一一个不仅不后退反而还往前走的人,他能说出谁打败他谁才能娶离娿,可见他对功夫十分自信。

这人并非易于之辈啊。

而韩枫并没有指明对手,这也导致在场其他人都起了跟他动手的心思。那些人里边有些并没有见到韩枫对普贡长老的手段,看他身形不算魁梧,或多或少都存着些侥幸心理,一个个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。

普贡长老大手一挥,阿旺已经被人放了下来。绑他的人里边有跟他翻译韩枫的话的,他想事情一根筋,浑没顾及对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,反而一得自由,便又扑进了帐,对韩枫吼了一句也谛族挑战的话。

其他人见有人打头阵,多数人选择了静观其变,想摸清韩枫的底子,但也有少数人害怕阿旺就能把韩枫打倒,以致美人落在旁人手中,只是这个念头方一转过,就又被自己否掉:即使阿旺能得着美人,稍后自己人再有别的手段杀了他就是,反正毡房中的人都是村里的权贵,没有人能定他们的罪。

韩枫见阿旺扑过来,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,心想此人真是个浑人,竟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看不破。他的功夫比阿旺高出甚多,不缓不急地等他扑到身前,才撤了一步,同时猿臂一伸,勾住了阿旺的腰带往前轻扯。

他并没有用太大力气,更多的只是借了阿旺的前扑势头,而阿旺扑了个空,又被他一带,收势不住,自然而然跌了个狗啃泥。

阿旺撑着地爬了起来,回手抹了抹脸,还没想明白自己是怎么跌倒的。跌在毡房里的毛毯上就像比倒在家里的床上还舒服,疼也不疼,除了周围不时传来人们的嘲笑声外,阿旺并没觉得自己输了。他有一股子悍武的劲头,心想打赢了这男子便能得着美人,便又扑了过来。

这次他小心了许多,动作更凶猛,找的角度却更刁钻。他曾经能够压下闹事的大牦牛,因此自信能打赢面前这个虽然看起来高大,但并不算十分魁梧的男子。

韩枫本想让阿旺知难而退,但看他不依不饶,韩枫也有些生气,暗忖不如拿他给其他人当个警告,故而下手也不再留情面。

阿旺飞身蹿了过来,手肘一横,便往韩枫的心口顶,韩枫左手挡了他的肘,脚下踏地用力,右手一拨,竟将阿旺的前冲之力转成了向下。阿旺收势不及,一下子趴在了地上,头甚至磕着地,乍看去,如同对着韩枫磕了个头。

韩枫单手看似轻松地按着阿旺的肩头,实则用了五六成力气,让他无法起身。阿旺的牙齿咬得“咯咯”直响,膝盖也顶着地毯,用了吃奶的劲都无法站起。他挣扎了许久,终于知道自己和这个男人相距甚远。

韩枫一招制住了阿旺,让周围观战的人起了一阵骚动。这些人虽知自己未必不如阿旺,但也知单凭自己绝对不能这么轻而易举地制服他。不少人商量着暗暗退出了备战的人群,选择了看热闹,还有些人直接把目光投向了普贡长老。

普贡长老的声音不只能够惊退敌人,甚至能逼退凶猛的野兽,甚至有些人传说他的声音震天动地,可与天神媲美。自然,这都是村中的溢美之词,但这些人还是将打赢韩枫的希望放在了普贡长老身上。

当然,在普贡长老上阵前,又有几个想娶媳妇想得头脑发昏的汉子冲了上来,均是不出一招就被韩枫打倒。他自始至终没有用紫金剑,只凭手脚功夫,没有伤人,但却让对方更觉忌惮。

普贡长老的脸色一点一点沉了下来。

别人都是可以输的,却惟独他输不起。倘若真的输在这个男子手中,他苦心经营大半生的威望便会毁在一旦,他将会从无人能及的神坛跌下来,成为一个也可以被别人击败的凡人,而这些年身边的积怨也将一一爆发。

普贡长老皱起了眉头,虽说那女孩子的确让他动心,若得不到就觉得心里如被猫抓,可值得如此的代价么?他并没有十成的把握能赢这个人,因为这个人的极限还远远没有被逼出来。他下手还是收着的,哪怕之前自己用音功试探,他也只晃了一晃——那还是在他没有全心防备的情况下。

韩枫此时已经打倒了最后一个上来挑战的男子,随即不慌不忙地站好,面无表情地看着普贡长老。普贡长老这时则已经想出了缓兵之计,便笑道:“小伙子,你们远道而来,本就辛苦。如今打了一晚上,难免劳累。我不想占你这个便宜,不如你休息休息,到明天再说。”

他说得客气,但韩枫却不领情。韩枫转了转手腕,笑道:“无碍。如今我刚刚活动开来,正打着顺手。你这时过来倒不是占我便宜,反而是我占便宜。”

普贡长老被他一句话逼得没了退路,心一横正要出手,岂料这时帐外忽然有一人开了口:“既然如此,那我会会你。”

那人的声音清脆悦耳,如山泉淙淙,流过毡房之中每个人的心田。那声音明显是个女子的,她讲代语很流畅,甚至带着帝都正统的发音。这是官话,便是离娿和婉柔也说不来,更不用提也谛族的女孩子。

而这个声音,却是韩枫熟悉的。

明溪。

本书读者群:

长春男科医院地址东莞治疗癫痫病医院治疗盆腔炎吃什么药

太原白癜风如何治疗
月经延长后期有异味
全民健康网
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